订阅

文章

潘英丽:有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发布时间:2015-10-6 10:00作者:白沙 阅读:6452 评论: 0潘英丽(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来自: 中国金融

导语:近年来,人民币国际化的各项指标取得了举世瞩目的重要进展。然而,如何避免急于求成和指标反复,确保人民币国际化走出一条安全稳健的道路仍值得我们探索。
人民币国际化的指标与目标的区别


货币国际化的指标与货币国际化的目标需要严格区分。货币国际化的指标只是衡量货币国际化程度的技术手段。学者较多使用的货币国际化指标有此种货币在全球可识别外汇储备中所占的份额。另外,外汇市场主要货币日均交易额占比,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提供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占比,以及主要货币在国际债券、国际信贷、国际外汇衍生品市场交易中所在比重等等,都从不同侧面反映主要货币的国际使用程度,有助于我们把握货币国际化的实际进展。但是,主权货币国际化成功与否并非看其国际化程度的高低,而是要看主权国家是否通过货币国际化达成其所设定的战略目标。如果没有后者,前者就算表现不错,也极可能反复并最终归于失败。说到底,货币国际化只是主权国家或国家集团追求某种战略目标的工具,而不是目标本身。 “成功的货币国际化”应指一国货币通过国际化促进了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为本国带来了重大战略利益,并且能够将国际化过程中的风险控制在可承受的范围内。因此目标设定是人民币国际化推进政策的核心,它将直接决定人民币国际化推进的方向、路径和节奏。

人民币国际化的最低目标应该是通过人民币的国际计价,尽可能帮助中国摆脱国际汇率波动与美元体系不稳定的伤害。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一个与生俱来的结构性缺陷——缺乏长期信用基础或健全的本土资本市场,在参与全球化经济活动中只能积累美元而不是本币的债务或资产,无法规避货币与期限错配,本国经济易受国际汇率波动的伤害和投机冲击。对此,发展中小国只能被动适应或等待国际货币体系的改善,但中国则有可能通过国际贸易与国际金融交易中的人民币计价、结算与支付,减少美元计价的资产与负债,一劳永逸地摆脱大部分汇率波动风险和美元危机的可能伤害,赢得国际竞争的货币优势。

人民币国际化的最高境界是中国建成金融强国,发挥“全球银行”职能。国际货币发行国某种意义上扮演着借短贷长的地区银行或全球银行功能。美国就通过向全球投资者发行安全性良好、流动性充分、但收益率低的美国国债,吸收低成本资金,并通过本国跨国企业和跨国金融机构进行全球范围(相当于银行资产业务的)更有效的直接投资和风险投资获取高收益。1996~2010年美国这家全球银行获取的这类利差收入约为4.7万亿美元。这是美元本位制帮助美国以财富增值能力弥补财富创造能力不足的国家战略利益(人口老龄化的富裕国家都有此战略需要)。但是美元基础已受到产业空心化、财政不稳健的削弱,美元体系的不稳定对实体经济的伤害也使其日益丧失合法性基础。

国际货币发行国作为全球银行的功能在于:为全球经济活动提供短期流动性;在全球范围实现资本的有效配置;进而促进全球经济的平衡发展。扮演全球银行的国家必须具有三项优势。一是本国具有健全的经济与财政基础和有效保护私有产权的法律制度,以支持政府AAA级国际信用。二是具有规模巨大而有效的国债和准国债交易市场,为全球投资者提供流动性便利。三是本国企业和金融机构具有在全球范围有效配置资源的能力,在技术创新、全球投资和风险管理方面具有先进性。就发行国的长远根本利益而言,货币国际化或金融强国的建设也是全球大国以制度和人才优势应对人口老龄化挑战的战略选择。

这意味着,崛起中的货币国际化是靠有效率的资本项下输出而不是贸易项下的逆差实现的,资本市场开放度取决于本国低成本吸收外资的能力和企业及金融机构全球有效配置资源的能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目标的实现是经济金融改革全面深化和国家整体竞争力不断提升的过程。某些市场指标的提高并非特别重要,重要的是方向正确,多方协同、重点突破、稳健推进。




1234下一页
上一篇:外管局长易纲:将研究中国版“托宾税” 抑制外汇投机下一篇:连平:人民币趋势性贬值弊大于利

最新评论